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科技编辑部

 
 
 

日志

 
 

最远的你 最近的爱(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2007-12-01 22:18:43|  分类: 歪酷瞎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刘伟

 

前几天又看了一遍《中央车站》。情绪还是从嘲笑着小男孩父亲的名字——“耶酥”开始,朵拉干枯而苍老的手拉着小男孩走在广袤的巴西土地上,怀着虔诚和期盼,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找那个叫耶酥的父亲。这种路上的亲情让自己感动,男孩执着相信的亲情也让自己动容。

期待中的父亲迟迟没有露面,却是自私的老女人朵拉陪小男孩满世界的寻找。我想,这又是一部探讨人与人之间远近亲疏的电影。

这个问题,迪尔凯姆在论述他心目中的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时,就曾提出“有机团结”和“机械团结”的两个定义。

“机械团结”说的是传统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在传统社会中,以血缘、亲情关系为纽带,形成了一个团结的“刚性结构”。“小康社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这个社会的最高理想,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帮助不是出于功利目的,而是以血缘为基础的“父子-兄弟-夫妻”伦常以及由此衍生的“君臣”“乡邻”关系。

所以在机械团结中,人们会自发的去维护或者修补这种亲情关系,因为这是社会团结的基础,所以帮助小男孩去寻找他的父亲,这完全是一种自发的本能行为。

但是,这解释不了电影里我们看到的影片伊始小男孩的悲惨处境以及朵拉在这个过程中的逃避与放弃。
朵拉放弃的想法是个人行为,而小男孩的悲惨处境是社会层面的遭遇。我们接着探讨:

个人在机械团结里,是不带任何中介地直接系属于社会。因为维系个人和社会的是抽象的集体意识,个人仅仅在精神上依附于社会。在有机团结里,个人依赖于社会是因为他依赖于构成社会的各个部分。

社会分工的出现,每个人都在社会里找到自己的分工与角色,并按照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属性对所处的社会有相应的权利和义务。比如,朵拉在那个城市里的工作是在车站替人写信,然后获得报酬。个人对于这个社会的依赖是因为需要其他人的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所以人与人的关系也可以理解为利益关系的相互依存。所以人们拒绝去帮助一个小男孩。这不能理解为社会的冷漠,而是因为有机团结之下的规范的不同。

而朵拉对于小男孩的帮助,还有人与人关系的另一个纽带——契约的作用。

所谓契约,唯独指那些个人之间个人之间通过自由行动意志达成的的共识。与之相反,任何义务都不是双方的共识,也不是双方的契约。凡是契约存在的地方,都必须服从一种支配力量,这种力量只属于社会,绝不属于个人。虽然朵拉并没有与小男孩或者其监护人达成过这个无偿帮助的契约,但因为好强,无意中和自己的室友定下了这个契约。所以帮助小男孩寻找到父亲,朵拉在用这种利他行为获得心灵上的完整。这个契约因为来自朵拉与朋友的这种最基本的准血缘关系而得以维系,始终支配约束着她顶着不解与嘲笑去达成。

契约达成的另一个可能的细碎动因,则可能是外表冷漠而内心狂热的朵拉在面对每天冷冰冰的人际关系背后突然闪现的利他主义冲动了。

综上,结论是,这个寻亲的故事可以套用在现代社会任何两个陌生人之间,无关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